•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一生的爱


打开文本图片集

那时候,或说一直到现在,我仍是那种拿起笔来将一张桌子只画出三条腿,另外一条无论如何不知要将它搁在哪里才好的人。如果画人物或鸟兽,也最好是画侧面的,而且命令他们一律向左看。向右看我就不会画了。

小学的时候,美术老师总是拿方形、圆锥形的石膏放在讲台上,叫我们画。一定要画得“像”,才能拿高分。我是画不像的那种学生,很自卑,也被认为没有艺术天分。(剩余227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读者 2020年15期

    读者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