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他们的唯美

爱因斯坦被数学体系的简洁优雅吸引住了。玻恩认为广义相对论是由哲学领悟、物理直觉、数学技巧精彩合成的一件瑰玮艺术品。彭加莱研究自然,纯粹是从中取乐,如果自然不妩媚,就不值得劳神苦思。狄拉克一再声称,方程式所具有的魅力,远比它符合实验更为迷人。

康德的判斷:“对自然美抱有直接兴趣,永远是心地善良的标志。(剩余10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