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我的四个假想敌

二女幼珊在港参加侨生联考,以第一志愿考取台大外文系。听到这消息,我松了一口气,从此不必担心四个女儿通通嫁给广东男孩了。

当然,我对广东男孩并无偏见,在港六年,我班上也有好些可爱的广东少年,颇讨老师的欢心,但若是四个女儿全都让那些“靓仔”“叻仔”掳掠去,我却舍不得。不过,女儿要嫁谁,说得洒脱些,是她们的自由意志,说得玄妙些,是因缘,做父亲的又何必患得患失呢?何况在这件事上,做母亲的往往身居要冲,自然而然成了女儿的亲密顾问,甚至亲密战友,作战的对象不是男友,却是父亲。(剩余3766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