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戏谑的智慧


打开文本图片集

相声这东西很奇怪,有的人说半天,声嘶力竭就是没人乐,有的人一句话一个包袱,全场乐不可支。这是为啥呢?

看看古人是怎么说相声的吧。当然,当时这个不叫相声,叫“戏谑”。

《湖海新闻夷坚续志》里讲了这么两位,一个叫郭忠恕,一个叫聂崇义。哥俩儿都是五代末北宋初那一段的画家,爱好就是戏谑。有天郭忠恕挤对老聂:“近贵全为聩,攀龙即是聋。(剩余2416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读者 2018年11期

    读者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