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电影的春天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在巴黎真正认识了电影。

它不是约会节目,不是为了提供社交场所——像范柳原初见白流苏,先下馆子,再看电影,后上舞厅。当然,在某些连锁院线的豪华放映厅里,你也可以一边看着带字幕的商业大片,一边爽快地大嚼爆米花。没人嘘你,或在黑暗中狠狠瞪你。不过,如果你表现得更自在,比如让手机铃声响了,还接了,甚至聊起来了,或者把电影院当自己家跟看电视似的评头论足,别人是不会答应的。(剩余117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读者 2020年15期

    读者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