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汉学界的“广大教主”

——我眼中的瓦格纳教授

认识瓦格纳教授是因为先结识了叶凯蒂。一九九一年十月,陈平原去上海参加以近代小说为主题的中国近代文学国际研讨会,与叶凯蒂相谈甚欢。待凯蒂十一月回到北京的旧居后,也曾来我们的小家做客,聊至夜深。应该就是转年吧,我们和瓦格纳教授见了面。

那天傍晚,我们应邀去位于中关村的中国科学院宿合楼,凯蒂父母在那里保留了一套住房。(剩余5864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