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无形而万状的清代士人世界

历史虽然逝去,但并不独立于现在。它就像是一个开放的容器,其容量的大小,取决于我们能放入多少内容。历史学家最重要的任务,也许就是将丰富斑斓的过去放在这个容器之中,极力延展过去的边界。从这个角度看,历史学家识量的大小,决定了历史器量的多少。王汎森先生的《权力的毛细管作用:清代的思想、学术与心态》,就是一部大大拓展历史器量的著作。(剩余5837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