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推开伯恩斯坦这扇窗户

翻读完马文韬先生的《作家和文学奖》(载《读书》二○一一年第十期)之后,心头蓦然涌上这句镌刻在沈从文先生的墓碑之上的话语:“照我思索,能理解我,照我思索,能理解人。”这里的“我”是单个的个体,是多元群体中极为突出的差异个体,因此能成为有所思的观照对象。理论层面内有“人是人的最高目的”的判断,落实于日常生活,则可转换为人是人的最高兴趣式的命题,即人最感兴趣的终归是人本身,是与我们有情感维系的人,是能够开启和照亮我们的人。(剩余236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