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细民盛宴

1

我第一次见到我的繼母,是在二伯家位于祁连山路的房子里。那一年我十七岁。已经差不多快要过完会有危险被可怕继母下手毒害的年纪,因而内心踏实得很,像逃脱山崖后吊桥方才收起,惊魂被时光毫不用情的翻转所悬置。我想起十岁时母亲曾对我说,古话说得好,“宁跟讨饭的妈,不跟当官的爸”,我就战战兢兢跟了母亲,从此不用害怕会被下毒、火钳烫、泼硫酸,不怕会被卖做童养媳……这一类事,一旦决定,往后就很难说清对不对,人生大部分的选择都是很偶然的,但任何一种选择之后,都需要绵长的意志力来克服浅滩暗礁的责难。(剩余109234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 平原客
    当代·长篇小说选刊 2018年01期

    当代·长篇小说选刊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