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水幕电影

我正在削土豆皮,白板打来电话,说尤金回来了,想晚上聚一聚。尤金是我高中同学,现在做了京官。前几年就听人说,县里的领导去京城办事儿,都要找他帮忙的。我跟尤金在上学时就不太熟,上班后自觉各自的生活圈子没有交集,这些年也很少联系。我在电话上支吾着说妻子在医院忙,需要加班,我得照看两个孩子。白板说:“尤金点名要见见你这个大作家,叙叙旧。(剩余935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杀机
    当代小说 2010年03期

    当代小说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