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仲夏午后白日灼

火车终于从接二连三的漆黑山洞里钻出,就像久被束缚的天生好动的孩子,由着性子在无边无际的广袤田野里撒起欢来,而那大片大片油绿的玉米苗,还有点缀在葱茏绿色间红砖黑瓦的房子,在风驰电掣中依次退去。

距离进站还有段时间,车厢里却早早就骚动起来,有人收拾行李,也有人不失时机地散布道听途说的稀罕事。上尉呢,这会儿竟跟个木桩子一样杵在车门口,木然凝望着车外那水泥丛林般耸立起来的一幢幢商品楼和一片片厂房。(剩余867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杀机
    当代小说 2010年03期

    当代小说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