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孢子

八月时,离开会州已经一年多,我去了新疆,在晒葡萄干的土坯晾房里每天做扎铁丝架子的活。这件事算不上高兴,我却尽情吃够了葡萄。

我挑淡绿色、颗粒最大的葡萄吃,味道酸酸甜甜,恰到好处。一起干活的人爱吃酒红色的葡萄,那种葡萄有硌舌的砂砾感。工闲时我们待在晾房一角,透过砖墙上无数个通风孔看外面单调的荒漠景象,模糊的群山远景下有时跑过一些褐色斑点,掀起扬尘,那是马群。(剩余1236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离婚
    当代小说 2011年03期

    当代小说

  • 参观
    当代小说 2020年10期

    当代小说

  • 钥匙
    当代小说 2020年10期

    当代小说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