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父亲的白马

父亲的白马真白。

那年冬天,父亲牵着白马,在铺满积雪的大地上往回走,快到村口的老榆树了,我都没看见他身后的白马。那匹马好像不是生在人间的动物,而是和雪一同从天上落下来的,它和雪一样白,甚至白过雪。

我们村里人大都姓滕,包括父亲。但父亲年轻时却姓齐,叫齐自新。他是入赘到母亲家,跟了母亲的姓,才改名叫滕自新的。(剩余8832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杀机
    当代小说 2010年03期

    当代小说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