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永合

首先呢,恐怕我得向我的父母说声对不起了,根据我学医多年积累的经验,恐怕我现在已经不具备生理反应了。闹事的病人家属用那把蝎爪般锋利的剪刀像剁猪肉一样在我软软的肚皮里抽动,我的小肠像绳带一样缠在剪刀上,并且像喷泉一样往刀刃上涌殷红的血。没过多久,小肠如同在鸡血里浸泡了三天三夜,迸出的血像又浓又滑的油。血如浓涕一样往下滴,随着剪刀从我身体里抽出来,化成团滴落在急诊科总台那洁白如雪的椅子上。(剩余1157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