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住在香若樟

不少人吃饭,不是因为饿了,而是因为到点了。还有的,吃,是因为某种仪式。

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基本归置好了,俞顺顺看向窗外,视线正好对着市中心高耸的钟楼。夜雾笼罩,钟楼的灯早已经亮了,短针指向八。她洗干净手,拿了两副碗筷,冲着书房喊,大王,先吃饭吧。

火锅咕咕响,饱满富足跳跃,胡椒猪肚炖鸡的香气随氤氲水汽暖洋洋懒洋洋飘浮。(剩余16508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