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松针

幻净把铁壶递于师父的时候,并未立即离手,他另捡了一条预备好的湿毛巾,用右手兜着壶底与师父借力。冷湿的毛巾与那铸铁吱吱叫了一回,吞云吐雾间,那股滚烫黏稠的水艰难地注入黑陶大碗。碗底铺的茶唤作松针,惨黑,暗淡,仿佛枯枝败叶,支棱疏散,又像一个灰扑扑的雀窝。见水冲将下来,一时大难临头,遂上奔下蹿,随高逐低,七歪八斜。(剩余16413字)

~~试读结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