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慢放的阳光(12首)

梦的往事

那时,我经常遇见死去的亲人

我惊讶,他们竟然活着

每当我预知了他们的命运

时空就会消失

直到我相信他们一直还在

现已苍苍白发

他今天栽下了苦菊

明天她去把蒲公英捣成药引

他们还会活过一个又一个破土的春天

这样,梦都能多做一会

那里,活着的人正在死去的故事

反复预演,直到在另一个世界中

惊醒,返回另一场无力挽回的

梦中,爱恨、情仇、宽恕、遗忘、消逝——

公元前的尘埃,在我们体内轮回

直到人在这场梵天大梦中,无迹可寻

夏秋之交

我渴望早日从烈火般的夏日逃离

把它藏在西边的群山脚下

让它沉入湖底

秋天要来了,夏日丝毫没有逊色于往日

我心中的果实有了甜味

你的脸已开始泛红

我无法写下完整的诗行

认识母亲

五月的香樟树下母鼬依墙而行

见人,犹豫一秒即返还墙角的洞中

洞口有幼鼬三四只,棕色皮毛

呆头呆脑,左顾右盼

与我对视三秒

只听吱吱两声,幼鼬都返回洞中

就在母亲节前一天

我的母亲永远失去了她的母亲

诗人旧居

白洋淀的冰又厚了

我快把你遗忘了

他们忙碌地用相机记录下眼睛看到的一切

我知道现实的河流、倔强的芦苇也会消失

何况你,何况我对你的记忆

你的孤独就像照片一样

里边的人走不出来

外边的人也钻不进去

我知道我就是一个僭越者

无端干涉你的孤独与沉默

识古入门

我早已遗忘——

为何眼睛不知疲倦

为何无畏地涌动激情

天空、山川与海洋的轮廓

谜一般地在夜色中显现

又在夏蝉的长鸣里消逝

“这就是此生!”似认出大海——

我认出此生,我仍奔走如风

在古老的人群中穿行

在卡布奇诺的空气里驻足

在陌生的街道,在海岸与山腰

在古老的风中,抚沙而行

重建

我们降落于破败的花园之中

这颗心将置于何处

大地凹陷,百花凋残

高大的都已坍塌

低矮的又無法承受

我的天!我!我们!

竟然要重建一个世界

重建一代人的心灵

苦难之上

我曾一度憎恶父母当年的争吵

这个安置过心灵的家被吵得像一座冰山

可当我看到你们的哭泣

我才懂得了你们的过去

你们的现在

你们的未来

我才知道,原来苦难之上还有苦难

原来我本身就是你们苦难的重要源泉

原来我的苦难仅仅是你们苦难的一环

候车站回忆

这场雨正下在窗外

在八年前五月的中学教室

我曾在凌晨四点见过

巴掌大的雪花

顷刻间占领天空

摔碎在平原的土地上的声音

触地即化

似生命的陨落与轮回

晚起的人们以为下了一场春雨

秘  密

这不是离别的时刻

她的声音悄然生长

她的眼睛练习示意

她对虚无的反抗似雾非霾

孤独离她更近

声音吐出一瞬

她释放的温柔

如同曾经相爱

在一个莫名的时刻

在几句诗里,危险地

爱过一个人

冬  日

慢放的阳光正雪花般落下

这永世孤独的旅行者,与我隔窗对视

他无数次降临此地,不是为了照亮

他躲在树林上空,在树叶间滑落

滑落时,我发觉了自己的失忆

与她的第一次相见

像雪花坠于梅丛中

无  题

月下散落的影子

共同照亮形式的不完满

在耳廓生苔的湖面的风声和雨声——

幸福的声音——你们不在——

可多么重要

不知名的夜鸟降临裂纹的湖面

跳湖的季节

记忆收拢成一片迟钝的水域

湖面退至芦苇的根部

冰封,与广场的空气隔绝

——把感官隐藏

暗流在闪耀

——我亲爱的鱼儿的鳞光

十月十四

落雪的院子裸着母亲的哀怨

落下了我们兄弟俩,落下

疲惫的风在人群中奔走

在落雪的节日,占有

月色圆满的湖面,鱼跳出水面

又回到你腹中。(剩余0字)

畅销排行榜
  • 母亲
    长江文艺 2010年10期

    长江文艺

  • 弃园
    长江文艺 2019年10期

    长江文艺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