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药品回扣死结

28岁的何林,就职于一家国有上市制药企业,在北京从事医药代表已有六年,一直与公立医院打交道的他,于2019年初向所在公司提出了转战药店的申请。

“现在公关医院的风险太大了,这一念头从2017年北京启动医药分开综合改革时就埋下了。”何林对《财经》记者说。

何林担忧的背后,是近年来对药械购销的监管升级,可谓三管齐下,都是猛药。(剩余5237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