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枣花杠子馍

漫长脸石玉刚从什集去找他刚出五服的堂叔保银,是保银从广州春节回老家什集后一个半月。

保银在广州卖蒸馍,是黄壤平原深处的杠子馍。石玉刚用蛇皮袋装着铺盖和三尺三长的枣木杠子,就去了菏泽火车站。他在站前的赵家羊肉汤连喝了三碗汤,吃了三个烧饼、十个水煎包,还有半斤发面饼。他想吃个够,留下记忆,他听保银说,广州没有羊肉汤,也没有水煎包、烧饼和发面饼。(剩余11298字)

畅销排行榜
  • 野女
    北京文学 2010年06期

    北京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