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雪小禅散文四篇

中年说杜甫

杜甫真好,说这话有点晚了,因为人至中年了。但也不晚,因为终于知道了杜甫的好。

少年读“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觉得天地都无情,也不理解江河万古和身心俱焚。又读“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对没有分别过的少年,如何恨别?又如何惊心?

我只当小鸟轻轻飞过,并无波澜,因为也看不到花溅泪——我少时去和小伙伴偷芍药,车骑得飞快,芍药花很快在单车的车筐里蔫掉了,一点也不疼惜。(剩余9229字)

畅销排行榜
  • 目送
    北京文学 2013年08期

    北京文学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