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用影像去挽救那些将被遗忘的事


打开文本图片集

“我提前一年从法律系毕业,回归了摄影”

当Gudzowaty决定不以律师为饭碗的时候,他提前一年就从华沙大学法律系毕业了。“当初选择法律专业纯粹出于实用主义的原因,而且我对法律的理解太理想主义了。不能说法律无聊,其实我倒觉得它是一门很有趣的学科。但是我实在是没法以它为终身的职业。”

对于Gudzowaty而言,摄影更像是一种回归。(剩余1025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